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防护口罩 >

”现场指挥员武警8630部队参谋长律照海带头迈开

时间:2018-11-14 16:26

  8月17日上午9时50分,在天津滨海“8·12”爆炸事故现场核心区附近,武警部队百名防化专业骨干已经将防护装备穿戴整齐,即将进入核心区腹地展开拉网式搜救。

  这百名官兵分别来自武警8610、8620、8630、8640部队。今天,他们将兵分6路协同作战。

  “再确认一下氧气是否充足!”尽管已经做好了装备检查,但武警8630部队政委张连军还是挨个把呼吸器的压力表看了一遍。“你的警容风纪可不合格。”在检查到武警8610部队兵种科长管金时,张政委指了指他的胡子。从出发到现在,由于坚守在任务区,管科长一直没有顾得上收拾自己。有一次中午开饭时他倒在路旁的草坪就睡着了,战友们找了好久,才被一位群众告知:“草坪里有一位大胡子军人。”

  “核心区内并无异常!”四旋翼无人侦察机操作手范影乐示意部队可以进入。“展开搜索!”现场指挥员武警8630部队参谋长律照海带头迈开了步子。

  记者跟随一队官兵往里走,一路上全是烧焦的铁片和散落的玻璃,集装箱被炸得七零八落,数百辆小汽车也烧得只剩下漆黑的框架,空气中还是有着刺鼻的气味。没走多远,防护服里已经闷热难耐,汗水顺着小腿往鞋里灌,每走一步都感觉在蹚水而行。

  “小心脚下!”前方队员武警8630部队防化连班长吕冬冬拿出液体取样剂慢慢地将地上的液体装了进去,并小心地进行密封。一天前,吕冬冬与另外两名战友在执行一栋高层楼房搜救任务时,为了争取时间多搜索几间房屋,导致体力透支严重脱水,回到集结地便当场晕了过去,好在送医及时并无大碍。

  氧气在一点一点地消耗,由于呼吸器过一段时间就要加压充气,所以每次搜索的时间都只有30分钟左右。记者随行的小组抓紧时间向前方一栋3层楼房快速靠近。楼房已经破烂不堪,墙体受损严重,钢板结构的屋顶摇摇欲坠,入口也被烧焦的铁块堵死。

  “有人吗?能听见吗?”武警8620部队防化参谋徐连升在窗口连喊了几声,没有任何回应。“我翻进去看看!”说着徐参谋便一脚迈上了窗台。“扑棱!”一只鸽子从一层的另一扇窗户里飞了出来。吕冬冬指了指房屋的一角示意另一名战士过去观察房屋变化,自己也跟着爬了进去。不知是担心还是期待,没人再发出声响,只能听见自己重重的呼吸声。8分钟过去,徐参谋和吕班长回到窗口,摇了摇头。很遗憾,没有找到幸存者。

  压力表显示氧气已经不多,小组只能无奈地往回返。回到集结地,记者刚摘下防毒面具,汗水就从面具中涌了出来。

  武警8640部队工化营营长曾凡明告诉记者:他们搜索的楼内,楼梯里的护栏都被炸碎,楼顶水泥板垂下来。他们小心快速地往上爬,仔细检查完一层,不敢休息,就跑到更高层搜救。当他们爬到4楼时,看到一面墙体倾斜得快倒了,觉得办公室有人幸存的可能性大些,就从扭曲的门洞钻过去找寻,返回来时,一块锅盖大的石板掉下来,幸亏躲闪及时,才没被压住。

  集结地的官兵把自己的防护服消毒后在一旁挂了起来,等待着充气。记者发现,每次衣服都还来不及晾干,他们就又穿上湿透的衣服再次向核心区的未搜索区域发起“攻击”。